熟妇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四区,女人与牲口性恔配视频免费,尹人香蕉99久久综合网站

  1. <input id="lcckp"></input>

      1. 首頁>文化視野>人文地理

        在秦嶺遇見了一條溪流

        時間:2022年09月28日 來源:《中國藝術報》 作者:侯國龍
        0

               在我的人生體悟中,遇見總是一種頗為玄妙的感覺。隨著閱歷的增長,我也越來越相信,所有的遇見都是一場不經意卻又是注定的安排。

          幾個月前,因創作需要,我托朋友幫忙搜集了一些關于漢江的資料。朋友把一摞資料遞給我時,特意建議我先認真看看漢江水系圖。

          漢江與長江的交匯處龍王廟這一帶,離我日常辦公的地方不算遠。每年總會去上好幾回,仗著自認為的這份“熟知”,我對他的建議并不以為然。

          一番查閱之后,我如墜云霧。電話里請教于他,他輕聲一笑,只說,你看過奔涌的江水,未必見過涓涓細流。

          這句話羞得我無地自容。是啊,我一直活在自己的“熟知”里,正是那些不熟悉的溪流,才是一條江河流動的開始。

          當我再次打開漢江水系圖時,也恰好接到了中國作協組織的“國之大者·生態秦嶺”主題采訪采風活動的通知。我的目光一下子就落在了“秦嶺山脈”這處標注上。

          就這樣,我懷著一份格外的向往與敬畏走進了秦嶺,走進了這條橫臥中國腹心地帶、一手挽著長江一手牽起黃河的山脈。

          一路上,采風團頂著藍天白云,穿梭在蜿蜒的盤山公路上。我們在彼此熟絡的同時,也在熟悉著秦嶺。

          坐落在秦嶺北麓五臺山下的石砭峪新村,是我們抵達的第一個村莊。沿著干凈的綠蔭小道,徑直穿過新村文化禮堂,一排排寬敞明亮的小洋樓映入我們的眼前。如果不聽介紹,這里的發展讓人很難與曾經散落在秦嶺深處的山戶人家聯想起來。

          “孩子可以在家門口從幼兒園上到高中,老人生病再也不用靠兩條腿背著出山,年輕人在附近的種植產業園、農家樂就可以找到一份營生……”這樣的蝶變也是“鄉賢”邢冬冬沒有想到的。這個因為出生在冬天而取名“冬冬”的男人,從一出生就飽受貧窮的困擾,家里的兩間土坯房,一到冬天就成了“風箱”。輟學走出大山打工成了他和同齡人唯一的出路。而今,他把在外地學會的鐵皮石斛種植技術帶回了村子。因為見過世面,他也被村里聘為了帶動發家致富的“鄉賢”。

          翻天覆地的改變得益于2018年的扶貧易地搬遷。為了改善山區群眾生存條件和發展環境,保護秦嶺生態和石砭峪水庫水源地安全,原石砭峪山區的羅漢坪村、小馬杓村、青盆村等七個自然村整村移民搬遷到山外,合并成了石砭峪新村。

          而在邢冬冬眼里,石砭峪新村能有今天的發展還在于有一方好山好水。在陜西省渭河和秦嶺之間,自東向西排列著許多條溪流。在當地,被習慣稱為渭河南山支流。石砭峪河就是其中的一條支流。

          這條發源于秦嶺牛背梁保護區東北角的河流,從源頭向南奔涌三公里遇到阻擋,又拐向西北流向石砭峪水庫。而這里,便是西安市最早的水源地了。雖然未能一睹石砭峪水庫一碧萬頃的景色,但想必在西安駐足的那兩日,我們一定是品嘗過了那一掬清水的。

          與石砭峪新村相比,位于秦嶺南麓商洛市柞水縣的金米村有著更大的幸運。金米村自古就受困于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的地理環境,山大溝深,土薄石多,耕地面積十分有

          限,曾因靠喝米湯度日而一度被稱為“米湯村”。

          金米村沒有金沒有米,但金米村把目光投向了有著先天發展優勢的木耳產業,借著國家脫貧攻堅的東風,引進農業龍頭企業,成立金米村股份合作社,建立木耳大數據中心、年產2000萬袋的木耳菌包生產廠和年產1000噸的木耳分揀包裝生產線,一步一步挖掘著秦嶺腹地的“金”和“米”,實現了整村脫貧。

          2020年4月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金米村考察脫貧攻堅工作,夸贊金米村把小木耳辦成了大產業。短短數載,金米村以秦嶺為脊,以四河為谷,打破“九山半水半分田”的地貌桎梏,讓小小木耳搖身變成了“金耳朵”,用生機勃勃的“U型”木耳產業帶、現代農業科技十足的智能大棚,交出了滿意的時代答卷。金米人用一棟棟新居、一處處歡笑向我們深情描述著山鄉巨變。

          石砭峪新村、金米村的振興與發展不是例外。唐村、老庵寺村、棣花古鎮、法官鎮、漫川關鎮……這些鑲嵌在秦嶺腹地的璀璨明珠,正是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”的例證,更是一代又一代秦嶺兒女勤勞智慧的結晶。生活的細節在這里被碼成了梯田、茶園、大棚,碼成了生態保護、鄉村振興和幸福生活。

          走近秦嶺,敬畏感尤為濃烈。秦嶺作為長江、黃河的“分水嶺”,與淮河共同構成了中國南北分界線。關于“南北”,我并不陌生。在我居住的城市武漢,一條江分出了南北,制定了南來北往的規則。我們用數十年、數十座大橋連通了這條界線。但這種連通也上緊了漢口和武昌人的生活發條。忙碌讓我們早已習慣了每日的南北穿梭。至少是我熟悉了這樣的生活。我只是埋身其中,從未思慮過架在我生活里的南與北。

          而在秦嶺的南北,從動植物到人類,世世代代都在想方設法地完成一種翻越。為了能夠順利翻越秦嶺,古人費盡了心思,在群山之中開拓了數條南北通道。但是這些耗費巨大人力的通道,仍然無法完全解決翻越秦嶺的艱辛。為了不同的遇見,要付出多少勇氣,才能走近一座城池。

          秦嶺對中國到底有多大意義?或許沒有人能給出一個準確的答案。著名作家賈平凹說:“秦嶺山深如海,萬物蘊藏其間,它頂天立地,勢力四方,混沌磅礴,橫亙在那里,提攜了黃河長江,統領著北方南方?!边@位生于秦嶺、長在秦嶺的作家,一生都在打量、書寫秦嶺歷史的光榮與苦難,寫它現實的振興和憂患,寫它山水草木和飛禽走獸的形盛,寫它儒釋道加紅色革命的精神。他的新作《秦嶺記》,以人格化手法講述大秦嶺的靈性,記錄著秦嶺的山山水水、人人事事,這是他與秦嶺的又一次親近和遇見。

          秦嶺,莽莽云霧,巍巍高峰。它沉靜而又熱烈,悠久而又新生,厚重而又蓬勃。正如賈平凹所說,秦嶺最好的形容詞是秦嶺。就在這崇山峻嶺中,你能想象從這里走出多少條大江大河,撐起多少生靈的延續?

          采風行程的最后一站是牛背梁國家森林公園。習近平總書記曾在此考察,稱贊牛背梁是“養在深閨人未識的天然氧吧”。我們沿著習近平總書記的足跡,拾階而上。林蔭小道旁的溪流潺潺流動,淺淺的水面翻騰著潔白的浪花,溫潤的水汽撲面而來,沁人心脾。

          雖然不知道那條小溪的名字,但它就像流入了我的心底,撲通、撲通跳躍著。站在那條小溪旁,我顯得格外瘦小、渾濁。這種對比,讓我自慚形穢,我只顧眼前寬闊奔涌的江河,卻從未駐足聆聽過一條涓涓細流。

          我知道它有自己的使命、歸宿,它跋涉、匍匐、生長,卑微而又偉大,在世間的一切行徑都清澈可見,為了哺育那些追隨它的萬物生靈。它引導著我們在崇山峻嶺之間,在廣袤寬厚的大地上流動,創造并守護著生活的肌理。我知道它終將流經我的城市,匯入長江。我也相信還能尋見那些潔白的浪花。因為無論它流經城市或是村莊,每一次的遇見,都是一次重構與創造。

        (編輯:于欣悅)
        會員服務
        熟妇人妻一区二区三区四区,女人与牲口性恔配视频免费,尹人香蕉99久久综合网站